香港新浪網 MySinaBlog
| 8th Apr 2013 | 一般 | (4 Reads)
注定,千世輪迴,半生緣淺,演繹斑駁風塵…… 風舞揚沙,素衣青顏,獨自守望月落日出,只盼一朝歸田解甲。縱然天涯盡,水光凝,涔菲寒,離淚斷,又如何?甩起白衣袖舞,念起宿惜相思,回眸淺笑嫣然,自斟一杯薄酒,飲盡萬千錯亂,傾盡一世迷離。 選擇一首歌單曲循環,愛極了散發的微微哀傷,舔愈寄掛在心裡的點點寥落,與眼淚無關。更何況,隱約,已沒有淚水在漂泊。何故?只因半生緣,燃起一世憔悴;只因半生緣,放逐一世流徙;只因半生緣,傾盡一世迷離。 女子本應是水,卻硬要懂得指尖葬沙,葬掉愛與恨的千古愁,靜看阡陌紅塵中如何消磨殆盡。猛覺,任何埋葬方式都無意義,起始已然往事,如何掙扎,都回不去了……煙花易冷,也許,可以沒有知覺,不悲不喜。恍惚的微笑,成殤的悲涼,綴染沿途的風景,塗鴉帶著幾許多情的消瘦文字,一字一字流淌在風乾的心間,撿起零碎的片段,泅渡消沉的靈魂。 浮沉流年,空落了多少幽怨愛恨。輪迴變遷,尋不見曾有的滄海桑田,沐人間煙火,又怎會不染歲月風塵,儘管走過的只是半生煙火。 張愛玲的《半生緣》淒美宿命的裝潢,解析有緣相見,無緣結果的遺憾。花期已逝,凝眸間的傾城已不復,煙火流年間,凋落的只是韶光。只怪,緣只半生,牽扯不斷,亦難再續。曼楨心頭的千言萬緒,定梗在喉,移物易景,角色變換,一齣戲,兩個人,各自的半場。寥寥瞬息的際會,總是拼湊不了一出完美的謝幕。這是世鈞的悲,曼楨的哀,也是宿命的惘然。相愛一場,換來半生緣,只道輕輕一聲“我們回不去了。”即使有委屈,即使有不甘,即使彼此深愛對方,面對現實他們又能奈何? 念起,心微蕩漾,輕輕撥起塵封的琴弦,訴念想,泣悲劫。伸手可觸的歡喜,已然刻印在流年的隙縫裡,深埋扎根,渡金封鎖,只留迷離念想一世相隨。 憶起,萬水千山仿昨日,甚可聽覺熟悉的回音耳畔響起。歷歷在目的糾纏,攜帶些許無力的彷徨,寂靜默然,淆然淚下,一場相愛,換來半生煙火灰滅心間。 觀賞星辰斑斕的夜景,捕捉月影輕舞的柔軟,聆聽每一陣微風的細語,和諧了靜夜的孤寂,渲染了寂寥的濃抹艷彩。只是,依舊風化不了半生煙火傾盡的一世迷離,簌然蒼白了回憶,定格在腦海。注定,開始的很美麗,結束的沒道理,尾收的太淒美。

| 3rd Apr 2013 | 一般 | (2 Reads)
春節已過,剛收假,妻子就住進了醫院,要做膽結石手術。 這事,本是年前就要了結的,可居然折磨了近兩月。她先是患的膽囊炎,疼痛難忍,到醫院打了些針吃了些安必仙之類的消炎藥,還照了彩超,那枚結石直徑有1.9厘米,醫生說等炎消了之後一周就可手術。可是待炎消了,突然又流鼻血,鮮紅如注,嚇得又去找外科醫生。 誰知這事不歸外科醫生管,是屬於五官科料理的。於是走一圈跑到五官科,找到值班醫生。醫生看了,給鼻孔裡塞了很多東西就把血止了,並說72小時之後再去醫院,把裡面的東西給拿出來就可以了。問何故流血?醫生說這不奇怪,冬天干冷,血管收縮導致破裂,是常有的事,不必緊張。 時間一到,到醫院取出紗布條,還真的就不出血。以為沒問題了,哪妨過了幾日又流,又用同樣的方法治。如此一直到第三次,就拖到過年了。那些日子,妻子打個噴嚏就讓一家人緊張,把油膩的香燥的食物都給戒了,以素食為主。如此,小心翼翼提心吊膽地總算挨到了年後,才把手術的事落實了。 妻子住的病房本來是兩個床位,但病人多又加進了一個臨時床位,就有了三個病人。加床置於中間,做的是後脛部的腫瘤手術。另一床和妻子一樣,做的是膽結石手術。第一天住進去,然後例行檢查,第二天就通知第三天上午十一時左右做手術,另一床的患者按順序排在妻子之後。 這心情先還有些平靜,但一聽這麼快就要手術了又不免有些緊張。當然,這種緊張只有自個清楚,不會表露出來,讓妻子察覺,儘管不是很複雜的手術,醫生說只需打三個洞,創面很小,就可把石頭取出來,也就一個多小時,不似以前要開很大的口子,非常安全。我想,也不算是個小手術吧。 做手術那天上午十時左右,小姨妹全家趕了來,讓我們很意外。做這個手術,妻子和我決定不想讓其他人知道,等以後再告知,免得跑來跑去也不方便。而岳父和岳母,在我們這兒過年,也隱瞞不過去。 不曾想此事還是瞞不過小姨妹,她家兩口子都是另外一家醫院的醫生,其夫還是主任醫師、外科大夫,再加上主刀的醫生又是大學同學和熟人,信息靈通著哪。妻說是個小手術,看你們忙的。小姨妹說怕你緊張才來,不想告訴我們也知道。 這麼說著話等待,可是十一時到了不見通知,十二時也不見通知,直到下午四時才有醫生到來,把妻子送進了手術室。這幾個小時難熬,先還有些許平靜,慢慢就有些煩燥,當然也做著各種假設,比如說可能臨時有重病者需要緊急手術而插了隊之類的。 妻子進了手術室,我簽了那些該簽的字,一家人就在手術室下層的一間休息室等候。休息室裡已經坐了很多人,都面無表情,有一句沒一句地說話,音量都小,但從口音裡能夠分辨出是哪裡人。有的大概已經等得久了,肚子餓了,正吃著零食充飢。 所有人就這麼坐著,直到掛在牆上的音響傳來“某某某的家屬請到手術室”時,才會一陣騷動,一群人不約而同地站起來,又不約而同地快步走出休息室,才有些生機,然後又平靜。 妻子的名字是在五時二十分左右傳出來的,待一家人跑到手術室門口,一名護士將兩件用塑料袋裝的物件遞給我,說:“這是患者的膽囊和膽結石,保管好,要送去化驗。”我很小心地接過這兩件還沾滿血跡的東西,還來不急問護士就又說:“患者手術很成功,現在正在醒麻醉,你們安心等待吧。” 這時沉沉的心裡才稍顯輕鬆,不禁一邊等待一邊仔細地觀察那枚結石。此物就有手指頭那麼大,呈淺黃色,並不是很光滑。正是它的存在,讓妻子遭受了不少痛苦的折磨。 手術室門口和樓道上站滿了人,都是還在醒麻醉的患者的家屬,只要手術室那兩扇緊閉的鐵門一打開,推出一名甦醒的患者,不管是與不是,必然都要湊上前看一看,醒麻醉的這個過程幾乎與做手術用的時間差不多,更難熬,也更折磨人。你想安靜地定一下神都不可能,推出推進的患者總會把人的心情攪得忐忑不安。 岳父岳母年紀大,這麼站著害怕他們受累,叫他們回到病房裡休息等待。他們先是不肯,後來回去了,又見自己女兒的麻醉總不醒,就又放心不下趕來,無論如何也要一起守候。小姨妹夫婦明白是怎樣一回事,心情略輕鬆有時還說笑,安慰岳父母。我站得兩腿發直,過一會就在樓梯上爬上跑下,一是緩急心情,二是活動雙腿。 終於聽到叫妻子的名字,一家人才如釋負重地興奮起來。這時已經是六時半了。 妻子被推出了手術室,她已經完全甦醒,吊著針水,睜著雙眼,嘴裡語無倫次地說著聽不清道不明的話語。到了病房,仍然如此,只是多了一句能聽明白不斷重複的話:“疼啊!”小姨妹就安慰(其實是戲說):“別哼哼了,這麼猴(牛)的一個人,一點小痛還受不了?”全家人就笑起來,可妻仍是哼哼。 這時也是七時多,耽心了一整天,忙累了一整天,已經飢腸轆轆。妻就由小姨妹照看著,我們匆匆到飯店吃飯。回來時看妻,她卻不哼了,就欣慰。小姨妹說,她主刀的醫生朋友來過,給注射了止疼針,就緩解了,已經無礙,大家可以回去休息。並說,夜裡由她看護。我不同意,讓她們全回家(包括兒子和侄女)。這事我是義不容辭的。 置於床頭櫃上的儀器熒屏上的曲線不停地走著,閃動著。針水一滴一滴輸入妻子的體內,使她的面色紅潤正常起來。針水一共打了九組,直到深夜三時四十分才結束。這時妻說話已經清晰了,能正常交流了,不需仰面而躺,可稍微側身而臥。這是護士允許的。她仰躺了一整天,直叫背疼,可換一下姿勢,讓背休息。 待妻呼呼睡去,我也想休息一會,怎耐了無睡意,被一種超級鼾聲所驚擾。鼾聲來自與妻做同一手術病友的丈夫,我無法明白音量分貝有多少,但絕對是我平生以來感受到的最高級別,不僅能使整個病房震顫,而且可能也使一層樓的空氣急速流動。 就這樣,我痛苦地熬到了第二天早上。但是,一件意想不到的事發生了。妻子居然可以自己下床,慢慢行走。做這樣一個讓我提心吊膽的手術,只過了一夜,就可下地,能不奇麼? 醫生來查房,問妻狀況,妻說除了胸口還隱隱地疼,其它都沒什麼。醫生笑說,本來創面就小,一般都不會打止疼針。妻說她抗疼能力差,忍不住就哼哼。這是實話和真話,即使有較強的抗疼能力,恐怕也難以忍耐,妻的病友就一夜哼個不停。 當我記下這篇文字時,妻已經出院,可正常飲食,正常活動。出院結算單上顯示,此次住院費用為4613元,其中手術費為1350元,基本與醫保規定相吻合。

| 14th Jul 2012 | 一般 | (3 Reads)
    老頒獎儀式上,獲勝運動員站在台上,噴灑的是香檳酒。這是汽車大賽的一種傳統習俗,以表示歡慶勝利。

| 9th Jun 2012 | 一般 | (3 Reads)
思念的味道 作者 塗湘奇(塗相奇) 思念的味道 伴隨著你留下的圍巾 散發著芳香 現在的我 接聽你打來的電話 癱軟在月亮下 你說你正在海邊 靜聽大海的聲音 大海的天很藍 大海的浪很高 夜深了今夜裡 大海邊的你冷嗎 (塗湘奇作於浙江甌江龍灣QQ407973408)

| 5th Jun 2012 | 一般 | (3 Reads)
獨立於空谷中,用一種望眼欲穿的神情昂首於這一方空寂中,來慢慢感受著四方夾雜著不同溫度的風的輕撫,感受著其中的欣喜,其中的辛酸,其中的過往情懷,然後化為一抹無形的氣息穿透這清幽的山谷,到達那一座遙遠的未知之城。 此時的希冀中,是否依然還有星光來為我存留?是否依然如初般的熾熱,將所有的心緒都融化其中?是否依然可以如魚般徜徉其中?然而空谷依舊是如此的靜謐,沒有外界絲毫的擾亂,更沒有那喧鬧的遊人來饒了這一方的清淨。我只是靜靜地呆立於烈風之中,只是如此般的靜觀著遠方的那一個方向,想要將其永遠的刻入視線裡,讓其永遠的不離棄,然後在偶然的一個瞬間,有星點的光影閃動,帶著烈火般的激烈將我融化在這一座山谷的洪淵中,用整個身體來感受著其中的溫度在不斷的升高,不斷地昇華,在落入洪淵激流的剎那,在水與火的交接處,化為一股青煙,隨著風四散而去,張開雙臂來擁抱著整個清幽。 空谷依舊,青煙依舊,唯獨變化的卻是這一時刻裡的思緒。本以為可以將這思緒隱匿於此,即便是四方的變動也不會將之動搖,不會將之顯現,然則在這思緒的最深處,卻多出了一顆不受控制的心,哪怕一點點的絲線便可以將之牽扯進去。 然則,那一個空間的希冀已然沒有了往日裡的為之翹首等待的青絲,只是空空然中的一道幽暗在其中肆意的瘋狂,毫無忌憚的將所有的青絲斬斷,徒留的一地的漠然,徒留的一地的清寂。 那個空間的風景已經沒有了往日裡的顏色,曾經斑斕的色彩已然退去,隨之替代的只是一抹黑白的影像,似有似無的將這所有的景致來存留在其中,哪怕是如此的孤單,如此的落寞,都要留有一席之地來為那未來的希冀添加一道襯托的色彩,哪怕是襯托,哪怕是最後的落寞,或許都在所不惜。 有朝一日的日出,忽然間將那個空間照亮,光線所到達的地帶都反射著淡淡的光的氤氳,有著一圈一圈的迷霧般的幻影,如同那走在迷茫中的盲者,昏昏然,雙眼已分不清方向,在光線的照射下,曾經一度在暗中的雙眼卻還不曾適應這樣的環境,想要用雙手將這光線擋在視線之外,想要將之驅除。但是,為何心中卻是如此的明瞭,有時即便是如此的欺騙一下自己,卻又是如此的將之暴露在外面,任風掀起一層一層的面紗,任日光一點一點的射進心中。 然則此時卻又顯得如此的不真切,或許這便是幻化在內心中的一抹希望的痕跡吧,或許在這山谷中呆久了,偶然的一個聲音都可以牽連起對那個空間的癡迷。 當最後一片落葉悄然落於腳下的時候,忽然間發現腳已深陷在這一片山石中,已經許久沒有挪動過腳步。只是靜聽楓林中的葉與葉之間的沙沙低述,從中慢慢感受著一種超然的心境,從中學會一種淡然的雅韻,想要立於這一種悠然而生的雲水間,將所有的視線都集中於一種心情上,來感受著它的低落起伏,感受著它的淡若浮塵般的釋然。 慢慢的,如石柱般站在這山巔之上,面對著永不改變的方向,靜靜地守望著那個曾經的過往,用滿心的離殤來譜寫一曲空谷的離歌,讓樂曲隨著清風化為一道道音符滑向天際中的那個方向,慢慢的將之填滿,將之釋放於這一氛圍內,只為能夠守候著,並且守望著它的一角。 在這空谷與那空間之間,注定著要有一位守望者來為之傾盡所有,只求能夠默默的守望著,默默地將這之間的一絲牽連化為一種無形的力量,努力的將之牽連,將之放在同一片碧空下,同感這世間的變遷。 在空谷中,化為一個守望者。守望著那一份希冀,守望著那一抹痕跡。 在空谷中,化為一個守望者,只是來守望著其中的流離。

| 28th Apr 2012 | 一般 | (3 Reads)
今天的陽光很好,和往常一樣,我獨自坐在樓頂看書。天空似乎從來沒有這麼藍過,拋開一切的吵雜和喧鬧,任憑陽光肆意的灑在身上,感覺好像是在接受一個溫潤的女子的愛撫一般,既溫暖又醉人。這一刻空氣彷彿是靜止的,沒有一絲風,幾隻白鴿撲稜著翅膀從頭頂飛過,逐漸的變為一個又一個小白點,最後徹底消失在天際。 春天來了,和往年一樣,它飛過高山,跨越大河,帶著新的生機新的希望踏著細碎的步伐翩然而至。一路走來,它不斷的問候大自然的一切,彷彿要告訴這個世界它又回來了。它問候陽光,陽光暖了;問候河流,水流動了;問候小草,小草綠了;問候花兒,花兒開了;它就像一個熱情大方的姑娘,無論誰遇到了都能感受到它溫暖的力量。霎時間彷彿這個世界沒有了災難,沒有了戰爭,也沒有了死亡和恐懼,一切都和諧的恰如其分。在這樣的環境裡享受著自然的寧靜卻在解讀著人世間的悲苦,或許這就是人抑或是人生吧。生活中,我們每個人都充當了兩個角色,在別人的故事裡,我們是觀眾;在自己的故事裡,我們是演員。我們在盡情的欣賞著別人的表演的同時也在極力的演繹著自己的故事,所以無論誰演的好或者是誰演的不好,我都不會去當裁判,讓自己的心盡可能的平靜下來,然後細細品味著別人或者自己的故事,去聆聽和感受大自然的號召。正如春天的到來,它並不是像別人所說的“悄悄的”“不知不覺的”到來的,其實它已經說的很清楚它來了,只是人們通常都被他物混淆了視聽,迷惑了心智,沒有去深刻的聆聽、觀察、思考大自然的聲音以及物象。 小的時候我們 從老師的嘴裡得知冬天過後便是春暖花開的季節,老師的老師或許也是這麼對他說的,可是他們沒有告訴我們春天也是決定萬物本質的季節,所有的物事在它開始萌發的那一剎那便注定了它直至消亡的整個過程的本質,這個一旦形成便是無法改變的,誠如人在產生的時候,也就是精子和卵子在結合的那一瞬間便決定了人的性別。人生一世草生一秋,每個人的一生都是不同的,而每棵花草的一秋卻都是相似的。造物主並不神奇,但它卻恪守輪迴之道,讓世間萬物各安天命,譬如天地、生死、陰陽,幾乎所有的東西都可以劃歸於兩極,兩極也都是互相輪迴著,它不會因為某個人的偉大而改變,也不會因為某個人的卑微而逆轉,或許這就是通常所說的“道”吧。天有天道,人有人倫,凡是有悖於人倫天道者必沒有好的結局。 我喜歡春天的溫潤,喜歡坐在空曠的高處思考人生,喜歡一個人沉浸在這古老而有魅力的文字裡。可似乎平時這樣的機會卻並不多,我們得為自己的生存而奔波,我們穿越在城市高樓的夾道裡,擁擠在人頭攢動的公車裡,幾次路過比較繁華的鬧市,本是漫無目的的現轉,卻無形之中隨著人群的流動而不自覺的朝著某個方向走去,我們太容易迷失自我了,根本不知道自己想要什麼,也根本不知道自己要幹什麼。而現在我可以靜享著自然的溫潤與美好,盡情的馳騁在文字世界裡,這也算是一種享受吧,至少此刻我不必像其他人那樣為了達到自己的目的而諂媚於別人,不必因為事情的不如人意而大動肝火,不必為了幾塊錢而跟別人磨嘴皮,活在這樣的世界中真好,即使是一個夢,至少它曾經讓我們愉悅,讓我們在睜開眼的時候自我調笑一番。人活著就是活了一種心態,心態好了,世界就是平的。 就是在這個春天,在這個陽光明媚的午後,我播撒下了“道”的種子,在今後的歲月裡,我們注定要踏著人生的坎坷路,品嚐著生活的辛酸與苦楚去追尋人世間的大道、正道。這幾天頗有所悟,譬如說以前經常問自己的一個問題-----人為什麼而活著?一直苦苦尋找了多年的答案卻在一剎那湧入了腦門-----那人為什麼不去死?兩者看著都是問題,而後者卻是前者最完美、最豐富的答案,看似簡單的問題實際上卻包含了一種大道,這讓我受用不盡。但凡在這個一切“唯物”的世界中,有知識的人不一定有學問,有學問的人不一定有道德,有道德的人不一定有修養,有修養的人不一定有修為。修為為上,修養其次,道德再其次,學問在其次,知識在其次,由此及彼,循序漸進,方為人成功成材之大道。這就要求我們克制慾望,潛心修煉,學會時時釋放身體內的負面能量,時時謙卑、平靜,勇於承認錯誤,承擔責任,孜孜以求,更上一層樓。 忽然覺得這些年來自己一直活的很糊塗,曾今迷失在學習、感情、生活、工作中不能自拔,而精神上卻一直在流浪,漂泊、孤獨、無所依靠,沒有白天,沒有黑夜,不知道從哪裡來,應該向何處去。現在卻忽然釋懷了,沒有了怨懟與憤怒,沒有了聒噪與不安,一切都平靜了,正如書本上的鉛字,看著它並沒有動,而實際上卻演繹著大內容、大世界,填充著人類博大的精神和靈魂。這才是真正的大智慧,真正的智者所應當掌握的東西。然而這個世界的物質性卻無時無刻的不在向我們發起著挑戰,如果非得要隨波逐流,那我寧願孤獨流浪一生,就像大山深處流淌出的一條小河,儘管到不了大海,可是它是那麼的甘甜如怡,滋養著大山的子民,或許這就是它的使命吧。 看書看的有點累了,想休息了,可是就在我要離開溫暖的樓頂的那一瞬間,我忽然發現在這個鋼筋水泥堡壘的一個角落裡,一棵小草從樓板的水泥縫裡頑強的爬了出來,嫩綠嫩綠的。當我懷著一顆好奇的心接近它的時候,它動了動,似乎在告訴我說:鋼筋水泥結構是束縛不住渴望生命的人的,因為我把生命寫在春天裡。 文章來源:郭國松·為權利而鬥爭 |Altercation | 紅牛裝飾設計 |Raul Gonzalez Zorrilla | Yan的生活正在繼續 ing.. |瀋陽牙醫顧賀的BLOG | 每日健康的部落格 |冬雪中流的BLOG | 貓女阿黛拉情緒缺口 |王斌的BLOG |

| 20th Apr 2012 | 一般 | (4 Reads)
從現在開始抓住身邊的每次機會,快速行動,盡量多的體驗,不斷的修煉自己,畢業時就能夠成為一名職場「蘭博」了。   面對就業危機,大學生應該怎麼辦?兵法有云:知己知彼,百戰不殆。這句話越在危機的時候顯得就越為有價值。瞭解自己、認識自己是求職成功的第一步,站在招聘經理的角度上來分析自己、審視自己更重要。作為HR經理,我面試過很多人,能夠清醒的認識自己的應聘者不會超過5%,所以淘汰率很高。換句話說,如果你能夠做到認識自己,你將從熙熙攘攘的100人中脫穎而出成為前五名,這樣的人才又怎麼會找不到工作呢?   那怎麼才能清楚的認識自己呢?我們需要瞭解HR經理或招聘經理是從哪些方面看人的。從大的三個方面講,包括知識與技能、職業化素質、價值觀與動機三個方面。我們一一來解剖。   在知識與技能方面,HR一般並不關注你學了什麼課程或在課程中得了多少分,而主要關注你所學的專業和接觸面。這時候,複合型人才占明顯優勢。比如一位本科學電子、研究生學法律的同學很容易的就找到了電子行業知識產權顧問的職位、一位英語口語純正的醫學院畢業生獲得了新東方行業英語老師的職位、學生物和計算機雙專業的同學加入到國家級DNA測序研究組中等。作為求職者,一定要發現自己迥異於別人的地方,打出差異化優勢,這相當於軍事上首先佔領優勢地形,未戰已先勝。   職業化素質是HR在面試中最為關注的方面。職業化素質包括人際敏感性、商務禮儀、溝通能力、團隊精神、問題分析與解決能力、決策能力、計劃能力、組織能力、執行能力、學習能力、壓力處理能力等。這些素質方面主要在一個一個的事例中,所以HR會非常關注你的實習經歷。你需要明確的是,HR關注的並不是你在實習中作了什麼事,而是在做這些事的時候你是怎麼想的、怎麼做的、為什麼這麼做、你的感受是什麼、你的收穫是什麼。HR對此有個專業化的叫法:BEI面試或行為事件訪談。在這個過程中你是做不了假的,所以千萬不要說謊話。但是你可以提前回憶幾個事例,在講述事例的過程中把自己的優勢和特點融會進去。一定要真實,不要去過分的猜測和迎合招聘公司的要求。每個公司對這些素質要求都不一樣,甚至表面上看同一個素質不同的公司也有截然不同的定義,比如說溝通能力在A公司可能代表用數據、事實清楚的、直白的表明分析結果和分析過程,在B公司可能代表靠人情練達、人心把握來影響別人。過分的修飾自己或掩飾自己,即使獲得了這個工作機會,但工作的第一天就會變成煉獄的開始。一句話,清楚地、明白的、真實的表現自己,然後看自己與公司的風格是否相匹配。那種為了獲得工作機會而慣於表現自己變色龍能力的「面霸」實際上是對自己最大的不負責任,「聰明反被聰明誤」說的就是這類人。 價值觀與動機是人的心理中較為底層的東西,一般人在普通時刻連自己也認識不到,只會在面臨重大抉擇時才會凸現出來。歷史上、電視劇中所有發生的悲歡離合幾乎都與此有關。企業HR也越來越重視對價值觀與動機的觀察。對於應聘者來講,你需要明確自己在以下三方面中最為關注哪一點:成就動機、親和動機和影響力動機。用通俗的話講,你要明白自己最想要的是成為某領域內的冠軍、是成為團隊內的知心姐姐還是通過各種方式影響別人或事態甚至世界的發展進程。明確了這一點,你才能找到自己輕輕鬆鬆就能做好而且別人非常讚賞你的職業。比如說加入會計師事務所、投行的人大部分是成就動機比較強的,你如果就是希望與人保持一種和諧的人際關係,可能這就不是你應該走的這條路。再比如,新東方傳統的老師都是表現自我、張揚個性的奇才,而新東方高端英語品牌Elite Learning精英英語學習中心需要的老師卻是需要關注學員個性化需求、與學員建立良好互動關係、突出學員而不是老師地位的人才,所以新東方招聘前者時更關注成就動機,招聘後者時更關注親和動機和影響力動機。雖然同在新東方,但如果去錯了地方,員工和公司就都會非常痛苦。   那麼,對於普通的大學生,如果缺乏認識自己的專業能力,又怎麼能清楚地認識自己呢?其實很簡單,現在網上有各種各樣的測評工具,大部分都是基於科學的研究成果設計的,做一次對自己的一生都很有用處。比較好的有職業錨測試、LIFO測試、MBTI測試、PDP測試、16PF測試、DISC測試等,有很多是免費的,即使收費也一般在幾十、上百元,其價值比買一套面試用的職業套裝大多了。另外,多參加面試,每次面試回來之後都作一下總結,回憶一下面試考官問的問題,再認真地思考一下如何更準確、更合適的表達,會迅速的提高認識自己的能力。還有個方法是,找兩三個真心朋友,讓他們幫助你分析自己的長處和瓶頸,做一下SWOT分析(優勢、劣勢、機會、威脅分析)。   以上聊的都是針對快要畢業的大學生,但是,實際上當你現在才看到這篇文章時,已經有些晚了。所以如果你是大一大二的學生,我將非常高興,如果能從現在開始就抓住身邊的每次機會,快速行動、盡量多的體驗、不斷的修煉自己,在畢業時你就將成為一名職場「蘭博」了。

| 15th Apr 2012 | 一般 | (29 Reads)
側腰的贅肉是關係腰部外型的重點,很多人一轉身就可以看到側腰的肉,成為「S」身材的大敵,這個方法對側腰的塑型非常有效果。一天堅持做100次,瘦腰效果明顯。 瘦腰動作Step1    Step1:雙腿最大限度分開坐,拉伸大腿筋脈,雙手放在大腿根處,吸氣收腹。伸一隻手臂高舉頭頂上方。 瘦腰動作Step2    Step2:上身向手臂對側傾斜到90度,另一側手臂可順勢放在大腿的後方。 瘦腰動作Step3    Step3:這樣側腰的肌肉被充分拉開。 瘦腰動作Step4    Step4:如果你做不到90度先做45度。 瘦腰動作Step5    Step5:雙側都輪流做。一天堅持做100次,瘦腰效果明顯。

| 15th Apr 2012 | 一般 | (3 Reads)
普拉多一如其它歐洲博物館,藝術品收藏始於皇室。其奠基者是哈布斯堡和波旁兩個王朝。1819年開館後,皇室藏品逐漸移入館內。爾後通過國家從藝術市場或展覽會選購,或由私人捐贈,館藏日豐。1868年,西班牙革命推翻伊利莎貝爾二世(1833—1868在位),「皇家博物館」收歸國有,改稱「國家繪畫雕刻博物館」。又因其坐落在馬德里的普拉多林蔭道,使冠以「普拉多」的名稱。1872年,普拉多根據19世紀下半葉的自由政策,沒收了被查封的宗教團體的藝術藏品,特別是接收了建於1836年的國家三位一體博物館的藏品,由此大量增加了宗教題材的西班牙繪畫與雕刻作品。   20世紀以來,普拉多繼續擴大和更新,現已成為全西班牙陳列、展覽、報告會、音樂會等各種文化活動最重要的中心。它對建築及設施的維修十分重視;此外,根據博物館學的新要求,致力於展室溫濕調節、排水防火等各種改進措施,以使博物館隨著時代的向前而順利邁進21世紀。   意大利畫家筆下18世紀時的博物館普拉多博物館的主要建築建於西班牙國王查理三世時期,是當時一批國家資助擴大馬德里市區建築的一部分,「普拉多」在西班牙語中的意思是「沼澤」,是當時這一處房產主人的名字,後來收歸國有後仍然保留了這個名字。在拿破侖佔領時期,建築停止了,這處建築成為拿破侖的騎兵總部和火藥庫,直到查理三世的孫子菲迪南七世在位時才恢復建設。到了1868年伊莎貝拉二世在位時,收歸國有,改為博物館,成為國王收藏藝術品的地方,由於地方太小,不足以充分展覽收藏品,1918年進行了擴建。   後來又將兩座不與主建築相連的建築,劃入博物館管轄,1971年將收集19世紀藝術品的「波·裡提羅」畫廊併入,1985年將展出私人收藏品的「提森·波奈米薩」博物館併入,這兩座博物館的收藏品彌補了普拉多博物館收藏品的不足。   博物館正面在西班牙內戰期間,博物館將主要藏品轉移到東海岸的巴倫西亞,後來又轉移到法國和西班牙交界的赫羅納,最後直到瑞士日內瓦。二戰開始後又用夜車秘密通過法國運回來。   普拉多博物館的正門樹立著委拉士開茲的青銅雕像。   普拉多的興建與收藏,自與西班牙歷代皇室的趣味和良知密切相關。

| 28th Feb 2012 | 一般 | (5 Reads)
我出生在7月一個「上午下雨,下午天晴,傍晚出現彩虹」的日子。所以我的脾氣很怪。   很喜歡他放在校友錄裡那張照片,在麗江拍的,藍藍的天空,綠綠的山,他穿著白色襯衫黑色毛衫,抬起頭望著天空。陽光照在他的臉上,很純淨的感覺。   還記得他對我說的第一句話。你很面熟。他並不是第一個這麼開場的男生,但是他身上卻有一種吸引我的東西。好奇心促使我去瞭解他。再後來談到年齡,他的年齡是非公開的。感覺他很孩子氣,卻無從考證。   有一天晚上我知道了一個天大的秘密:我們竟然同天生日。   以為像所有網友一樣,我們的故事會向著普通朋友的方向發展下去,最後兄弟姐妹相稱。但相見恨晚的感覺以及好奇心作祟,那天我們聊到深夜。其實最初我只能說對他有好感吧,不算是喜歡,螃蟹不會輕易喜歡一個人,但喜歡了就不會輕易放過。   從第二天起,手機裡滿滿的都是他的短信,心裡滿滿的都是幸福感覺。溫暖的話,一句一句,像蝴蝶在腦海裡飛來飛去。很喜歡這種感覺,很純淨的初戀感覺。他說寶寶我們擁抱好麼,他說寶寶我們親親,他說寶寶我要摸著你的臉,他說天氣冷寶寶出門要多穿衣服,他說寶寶下雪路滑,上班路上不要跑,他說寶寶天氣干要多喝開水……   我們的主要通訊工具就是短信、QQ和msn。msn裡我們用的最多的表情就是擁抱、親親和彩虹,因為這些表情讓我們感受幸福。兩個沒有安全感的人,像磁鐵一樣緊緊貼在一起,用無盡的熱情融化對方心中的冰山。他說遇見我之前他一直是陰天,可是現在,他的生活充滿了陽光。也許我們是真的陷進愛裡了。   後來,我們發現了更多的相似之處,包括喜歡的食物、玩具、性格以及可恨的老胃病。   瞭解他以後就更害怕,因為他就像一面鏡子,我在他身上看到了自己無數的優缺點。我們勇敢地見面,天沒亮他就趕到車站接我,那天天很冷,但下車的那一刻,我心裡暖暖的。在一起的兩天裡我們像真正的情侶那樣,手拉手去逛街,吃飯,散步。他的手蒼白而冰冷,使我想努力地溫暖他。喜歡把頭靠在他懷裡,可他的外套也是冰冷的,我常想,他的心應該也同樣冰冷,既然不能溫暖他,就當作是一場夢,夢醒了我們各自回到原來的世界,老死不相往來。   我從來不相信承諾,因為對於任何一個男人,承諾都是蒼白無力的。愛上了,我又開始患得患失,想逃避。不是沒有想過跟他一起生活,他的承諾常常讓我莫名地恐懼。他說很愛我,他說回家就要跟爸爸媽媽說他要跟我在一起,他說會對我負責任。本來分手的時候我可以瀟灑地回過頭跟他說再見,但他的承諾讓我對他抱有幻想,想留在他身邊照顧他,溫暖他。火車啟動的那一刻,他轉身離去。眼淚開始不停地往下掉,那時候我就意識到我們的生命不會再有交集。   回家的第三天,該來的就都來了。他發短信給我說爸爸媽媽反對他找比自己大的女朋友,他說他難過得要死,他說他想離開這個世界,他說他對不起我給我跪下了。我笑了,淚水掉下來。我不是小孩子,他幼稚的借口讓我想笑,本來就沒打算跟他結婚,他卻像做錯事的孩子,把責任推得一乾二淨。他不知道讓我難過的不是他不會娶我,而是他推卸責任的幼稚舉動。做錯事並不可怕,可怕的是沒有勇氣面對。   我們的故事寫到這裡也許還沒結束,但我對他的愛已經被他踐踏得一點不剩。我黯然神傷得時候他卻要跟我做好朋友。我刪了手機裡存的所有他的短信。對我來說,那些謊言一文不值,一個沒有責任感的人,說的話又有什麼可信呢。當一個男人要接近你,你的缺點也是他接近你的理由;當他要離開你,你的優點也成了他離去的借口。過去的就過去吧,我不會再讓你對我負責。我也不恨你,因為你不值得我去恨。希望我們都能更好地生活,請好好照顧自己!

Next